排球

风水大术士 第562章 巫马文

2019-11-17 08:27:0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风水大术士 第562章 巫马文

京市已经进入深秋的季节。

清晨显得有些凉爽。

秦风刚刚晨练结束。

没有动用丝毫的念力,单纯的凭借肉体之力。

所以,此刻秦风是满头大汗。

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人。

秦风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。

眼前拦住自己道路的,是一个老者,白发苍苍,一副仙风道骨的模范。

这样子,要是出去行骗,十拿九准,仅仅这个模样,就足够忽悠人了。

当然,这话秦风肯定是不会说出口的。

眼前的这个老者,可不是普通老人。

而是一个拥有问气中期境界的风水修士。

“秦道友。”

老者开口了,眯着眼睛看着秦风,面无表情,在打量着。

“正是在下,阁下是!”

秦风眯着眼睛,同样的也在打量这老者。

“老朽南派梅山教现任掌门巫马文。”老者眯着眼睛,低沉的回答道。

秦风听到巫马文的话,顿时明白过来了。

来者不善啊!

“巫掌门,我们去那边坐坐吧!”

秦风开口说着,并没有因为对方只有一个人,而有所轻视。

对方这个时候找到自己,那么肯定只有一个原因。

那就是自己在风水界中借用了梅山教的名号。

不用多说,这肯定是对方来找自己的原因。

以前,说自己是梅山教派的传人,这并没有什么,梅山术法本来就是在湘南地区,十分的流传,各个传承人都有,可以说,在湘南,梅山秘术,开枝散叶。

传承的很广,秦风这么说说,也不会有人介意的。

但是现在,前阵子在鼎元山庄的事情,秦风这么一说,事情就不简单了。

以梅山教派传人的身份,大脑北派玄学交流会,斩杀风水界第一人陈罡发,碾压鼎元山庄老祖。

这任何一件事情,传到风水界中,都是大事。

何况这三件事情加起来,都是秦风一个人干的。

所以,这阵子,不仅仅是秦风出名了,连带着梅山教派也出名了。

这几十年来,风水界中的梅山教已经没落了,没有几个拿的出来的高手。

换做是大势力,大门派,这没事,这是为自己门派增加声望的好事。

但是对于此刻的梅山教来说,就不是什么好事了。

要是秦风真的是梅山教的人,那还好。

可惜秦风压根儿就没有在梅山教呆过。

所以,也就有了这一幕。

巫马文跟在秦风身后。

两人来到了公园的石凳上面。

这个时候,晨练的老人基本上都差不多回家,或者吃早餐去了。

公园里没有几个人。

坐下之后,秦风开口了。

“不知道巫掌门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
秦风微微一笑,明知故问起来。

“秦道友前阵子在鼎元山庄出了大风头,老朽有些好奇,不知道秦道友师承何人?”

听到秦风这么一说,巫马文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,整理了下思绪,直接开口的询问起来。

“家传风水,梅山分支。”

秦风没有拐弯抹角,直接回答了起来。

同时,秦风话说着,单手一个结印,从手中散发出来,微弱而又特殊的气场波动,直接扩散出来。

巫马文看到这一幕,感知到了气场波动之后,顿时就不淡定了。

“秦道友……”

巫马文心中十分的震惊,原本他以为秦风只是拿着梅山教的名声,打旗号。

谁知道,秦风居然是正统梅山秘术传承着,这气场波动,绝对的正统,这一点,巫马文能够十分肯定,绝对错不了。

梅山教这几十年的没落,全都是因为和山门中人失去了联系,这一点,巫马文心中清楚,掌教这么多年。

看着梅山派没落下来。

巫马文心中也是很担忧。

其他人不清楚,但是巫马文心中清楚的很,这一次鼎元山庄老祖被碾压,就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做的。

虽然现在看来,对方只有问气初期境界,但是,其身后,必然有能够踏入山门中人的存在。要知道,鼎元山庄老祖,可是实打实的传说中期境界,这一点是事实。

能够从鼎元山庄全身而退,而且还传出碾压的信息。

这年轻人不简单啊。

“巫掌门,有什么事情,你尽管说。”

秦风笑着说道。

秦风其实对于巫马文的到来,也稍微的感觉到了意外,不过,仔细一想,又是如此,没有什么好惊奇的。

其实秦风已经猜测到了对方的想法,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。

果然,接下来,巫马文开口说道起来。

“我想邀请秦道友成为我梅山教的客卿长老,不知道秦道友意下如何?”

说完,巫马文就有些忐忑的看着秦风。

说实话,巫马文心中也是没有底。

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秦风,虽然修为境界比自己低。

但是,战斗力可不低,而且明显的,背后有高人。

“可以。”

秦风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,直接应承了下来。

自己修炼的本就是梅山传承的正宗术法,虽然说,是上辈子智明大师指引的。

但是怎么说,自己和梅山教还是有一点因果关系的。

风水修士讲究的是因果轮回,这点因果关系虽然说,并不是很重要。

但是能够完美的了解,还是把它了结掉。

所以,秦风直接应承下来。

听到秦风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。

巫马文当场就愣住了。

不过瞬间,就回过神来。

“秦道友此话当真?”

“当真!”

“那好,从今日起,秦道友就是我梅山教的客卿长老

。”

“行。”

“秦道友,不知道你是否有时间,去一趟我们梅山教,到时候好安排一下,宴请八方宾客?”

“这个就不用了。”

秦风想了想,还是婉言的拒绝了。

“最近一段时间,可能我会很忙。”

秦风若有所指的说着。

听到秦风的话,巫马文也不傻,顿时就明白过来。

“如此,就听秦道友安排。”

“嗯!”

……

两人继续唠叨了一会,一起吃了个早餐,随后就分开了。

巫马文送给了秦风一块令牌,这是梅山教派的长老令牌,可以调动世俗中梅山教派所掌握的一些资源,以及金钱。

秦风也没有拒绝,作为客卿长老,虽然没有什么事情,但是,对方借助自己的名号,自己收点好处,还是应该的。

更何况。

真要梅山教出了什么事情,自己也不可能坐视不管。

故城县医院预约挂号
赣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贵阳哪里治癫痫病好
辽宁治疗阴道炎医院
兰州电机厂职工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