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冠

苍白之手 第四章 歇脚镇(上)

2019-10-12 22:14:3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苍白之手 第四章 歇脚镇(上)

沿着地形走势错落有致分布在山麓的歇脚镇,为了庆祝即将到来的开镰节,以及有目共睹的丰收,镇长亲自带头凑钱,村民们无可奈何地从干瘪的钱袋挤出最后一枚铜角子,得到领主的允许,由男爵阁下的农事官从附近的城市召请一支正规的剧团。

不过贪心的执事却用一半都不到的价钱,雇佣了一支三流的马戏团,从佣兵工会物色了一个弹竖琴的吟游诗人,在街头酒馆找到一位自学成才的魔术师,堂而皇之地开始在领地“巡游演出”,并要求其它村子也要交钱

歇脚镇里的年轻村民,与他们的父辈不同,经常在农闲的时候前往附近的城市打短工,见过不少世面,因此没有被农事官的伎俩糊弄过去,可是为了自家份地明年的划分,不得不忍气吞声,甚至还得挤出笑容,给予表演者热烈的掌声。

流浪法师就是在这个时候抵近小镇,不过他的好运气似乎用尽,刚刚接近歇脚镇前的“护城河”,就被警惕的岗哨守卫发现。

相反的是久经训练的看门狗,似乎闻到鲁斌身上的可怕气息,耳朵耷拉着贴在脑门上,尾巴夹紧没有任何反应。

来自镇公所的守卫,从岗哨的阴暗角落走出来,左右交错弯弓搭箭,瞄准漏夜接近小镇的陌生人。

他来的方向,分明是危险的荒郊野外,竟然敢独自穿行,肯定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危险人物。

鲁斌听不懂守卫的呼喝声,为了安全起见,左手取出后背的“法术书”,翻开首页果然看见职业卡浮现双剑交叉的战斗标记。

“我说,不至于吧。”

流浪法师往前试探着踏出半步,“嗖”的一声,蓄势待发的羽箭在面前斜射而过。

这一箭绝不是射偏,警告的意味更浓,却令鲁斌内心恶寒,想都没想右手张开,露出掌心的符文,消耗一点法力,竖起“坚不可摧”的力场墙壁。

看见陌生人不听劝阻,还毫无畏惧地显露未知的手段,另一位岗哨守卫立即瞄准他的胸口要害射击。

“啪”的一声,铁质的箭头在陌生人面前肘尺位置,仿佛撞上一面无形的墙壁,瞬间折断成几节,掉落在地上。

守卫本人看地目瞪口呆,另一位稍微年长的同僚却隐约意识到来人的身份,抓起系在腰带的号角,用力吹响,向附近的镇公所伙伴示警。

不懂语言难以沟通,不懂规矩贸然行事的鲁斌,成功地引起歇脚镇的注意,随着集结号的吹响,一队十二人的守卫从值守的镇公所蹿出,尽管衣衫有些不整齐,武器装备却没有拉下。

他们按照先后秩序冲上三人高的卫墙,俯视着摘下兜帽,露出黑发黑眼面目的流浪法师,脚下是几支折断的箭矢,甚至一根爆碎的苹果木标枪,至于他本人则毫发未伤。

守卫队的队长克洛德谨遵自己的职守,可是镇外的陌生人,展现出施法者的本事,他又不能无视。

身边的伙伴,借助卫墙被夜风吹拂不停摇曳的火光,克洛德看出他们的神情,三分是紧张,三分是不知所措,其余的是茫然。

在常理不能解释的无形的力场墙壁前,正常的普通人都会这样表现,即使镇公所守卫队的队长,据说膝盖中了一箭的前佣兵,他的表现也好不了哪里去。

克洛德侧头望着和自己一起退役的伙伴,曾经与施法者组过队的经历,有必要征询他的意见,不过数年待在歇脚镇的生活磨平了资深佣兵的脾气,仔细想了想才给予回应。

“这件事,还是交给大人物做主。”

克洛德轻轻点头,他的心里也是打这个主意,环视左右:“你们,谁去把镇长请来?”

守卫队众人你看我,我看你,经过一轮无声的较量,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资历最浅,自由民出身的新进队员霍克身上。

“又是我。”

内心在哀嚎,可是伙伴们的眼光带来的压力,想到自己以后还得在守卫队混下去,霍克只能任命,主动站出来接受队长的命令。

没过多久,镇长就急匆匆地赶来了,在露天剧场欣赏杂耍小丑表演的人群里,他的目标最明显,不仅衣着得体,身边还有拍马屁的村民拱卫,害得守卫队队员霍克只能尽量就近示意。

一个漏夜赶路的施法者,在小镇入口被阻挡,双方甚至交过手,不过陌生人表现地还比较克制。

得知刚刚发生的事情,知道轻重的镇长就忍不住站起身,当他听完霍克的叙说,立即推开身边的人群,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场地,随即不顾身份地拔腿就跑,往歇脚镇口的方向。

当镇长抵达卫墙,看见陌生访客手心闪闪发亮的符文,眼角忍不住抽动,当他目光移到地面折断的箭矢,爆碎成木条的标枪,心里开始惶恐不安。

唯一的好消息是施法者本人保持地非常克制,没有因为受到冒犯而发怒,可惜双方语言不通难以交流。

知道时间拖地越久越难收场,镇长先沉住气,稳定周围人的情绪,随后命令自己的贴身侍从,坐进吊篮下去交涉。

谁知道平时听话、懂事的男侍,拼命地摇头摆手拒绝,无奈之下,镇长的目光投向首位队队长。

克洛德也不想承担可能存在的施法者的怒火,学着镇长推卸,很快资历最浅的队员霍克,成为所有人瞩目的人选。

“又是我!”

内心一万句不重复的脏话狂喷而出,可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,为了身后的家庭,霍克不得不硬着头皮坐进麻绳牵引的藤筐,缓缓地被守卫队伙伴放到地面。

鲁斌没有收起防御符文,看着小镇的守备者两手空空地接近,轻轻地额首致意,霍克连忙伸出右手,食中两指搭额躬身回礼。

没有露出敌意是好的开始,好的开始则是成功的一半!

两个语言不通的人,用浅显易懂手势沟通,不止是亲自交涉的霍克,就连卫墙上的镇长,以及守卫队的成员,都看出了漏夜而至的施法者没有恶意。

“放下吊桥,打开大门,歇脚镇的守卫们,列队欢迎法师阁下。”

镇长当机立断地发出命令,他看出来年轻的流浪法师是个嫩雏,不知道什么原因从荒野走来,打着交好的主意,决定尽量讨好他,至少解除敌对。

鲁斌与小镇守备队员的互动还没有结束,听见绞盘缓缓转动的声音,一水之隔的吊桥慢慢放下,铺成一条进入小镇的坦途。

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大概得多少钱
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王培轩
深圳博爱曙光医院要花多少钱
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赵娟
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大概多少钱啊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