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车

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十一章 共同生活的他们

2019-12-05 00:40:0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十一章 共同生活的他们

林墨很无奈、很惆怅,但又无处可去,只有这个所谓的“仙界”成了他暂时的栖身之所。本已万念俱灰的心里,注入了飘飘一连串儿的谎言,这些谎言又给他编织了一个美丽的、遥远的梦,他决定等待。

“谢谢你,小仙女。是你让我重新冉起了希望,但愿你的师父能早日回来。”

林墨再次施礼表示感谢。

“不必多礼。不过以后请你叫我飘飘,我叫你林墨好吗?”

飘飘纤细的玉手揉捏着胸前的一缕秀发,俏丽的脸上眉毛轻扬,饱含深情的大眼睛直视着林墨,红唇轻启甜美柔和的问道。

“不可、不可,那样太失礼了。你是我的恩人,我怎能对你直呼其名呢?”

林墨连连摇头。

“哈哈……哈,林先生,你太书生气了,太古板了。你生活的世界思想僵化落后,你真应该去另一个世界看看,那里与你的朝代不同,是一个绝对完美的世界。”

喜鹊变成的丫鬟在一旁笑着说。

“嗯,的确很好。我也去过那个地方,那里的社会进步,科技发达,人的思想也开放,情侣之间不仅可以直呼其名,还可以拉手、拥抱,甚至……”

百灵说着,脸一红转过头去,这哪儿是一只鸟啊,简直就是一个害羞的小女孩儿。

“可以怎么样啊?”

飘飘在一旁好奇的追问。

“嗨!就是……就是亲吻呗。”

喜鹊替百灵回答。

“哦,还有这样的地方吗?”

“是的,小姐。你平时忙于修炼,没时间去别处游玩,不像我们经常飞来飞去的。”

“我一直向往那样的自由世界,如果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,我宁愿放弃千年的修行。”

飘飘说着含情脉脉的看着林墨。林墨脸色微红转过头去,他在躲避飘飘的眼神,躲避她暗示的爱慕。他的心里已走不进别的女孩儿,因为有一份情早就根深蒂固。

“喜鹊,去给林先生准备饭菜,他是咱们这里尊贵的客人。”

飘飘吩咐道。

“是,小姐。”

喜鹊出去准备饭菜了。

林墨依然很拘谨的站在角落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林先生,哦,不。我还是喜欢叫你林墨,也希望你叫我飘飘。既然有缘来到我家,咱们就是朋友了,这样称呼更亲切一些不是吗?”

飘飘把心里话变成了反问句,期待一个肯定的回答。

林墨思索片刻,很牵强的点点头。

“太好了,林墨。以后我会一直这样称呼你,一直陪着你。”

飘飘开心地笑了

“多谢仙女的美意,在盈儿未‘复活’之前我会等她,别无他念。”

“你误会了,我只是希望陪你一起等待,作为朋友一样关心你。”

飘飘见林墨对自己暧昧的暗示躲躲闪闪,也只好改变策略。她决定先稳住他,只要林墨能留在自己身边,虏获他的心是迟早的事。

“仙女真是太善良了!”

林墨夸赞道。

“唉,又忘了。请叫我飘飘。”

“哦,对。飘飘。”

“嗯。林墨。走,咱们一起吃饭去。”

飘飘带林墨去了上房屋里,那里也被她施了法。屋里布局典雅讲究,俨然一处大户人家的陈设。

一张八仙桌,几把葡萄椅,置于屋子中央。分宾主落座后,飘飘吩咐百灵去厨房。百灵应声去了。

喜鹊的法力虽不如飘飘,但准备一顿丰盛的饭菜还是绰绰有余的,七荤八素很快就端上了餐桌。

“喜鹊、百灵,还有鹦管家,你们都坐下来一起吃饭吧。在这里咱们不分主仆都是朋友。”

飘飘的话让林墨十分赞同,虽然某些方面有些古板,但他却一向主张人人平等,没有主仆的等级之分。

这顿饭吃得很愉快。

“林墨,咱们出去散散步吧,体味一下仙境的美好可以忘却烦忧。”

饭后飘飘邀林墨出去散步,林墨思索片刻,点点头。

繁茂的林子里弥漫着如云如雾的仙气,行走其中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。

“这里美吗?”

飘飘看看林墨有些木然的表情,问道。

“美。”

“如果一生都在这里度过,你喜欢吗?”

“一生都能置身仙境,是人类的梦想。只是如果没有挚爱的人相伴,做神仙也会空虚寂寞,晃晃终日,在仙界反而变成了一种痛苦的折磨。”

林墨叹口气,语重心长的说。

“有我在,你不会寂寞空虚的。”

飘飘说,甜甜的笑容里饱含深情。她伸手欲牵林墨的手,林墨后退了一步身子机警的躲开了。飘飘心中有些失落,暗暗思索该如何得到林墨的心?怎么才能与他成为双宿双栖的神仙眷侣?

两人各怀心事在林中漫步,不知何时天气骤变

。雷电携着雨点儿倏然落下,打在脸上凉凉的,润润的。飘飘停住脚步,手很自然的拉住林墨的衣襟,林墨也很自然的停下脚步。

“下雨了,咱们回去吧。”

飘飘望着林墨。

“好吧。”

林墨点头。二人转身往回走。

整个下午都在下着小雨,林墨只好闷在房里。好在他的随身行囊中有些书籍,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。飘飘坐在旁边眼神痴情且专注的看着他,就这样彼此无语,静默地度过了半天时光。

暮色袭来,喜鹊又做好了饭菜。林墨在仙界吃了第二餐饭,饭后,雨停了。月儿娇羞的露出半边脸,幻化的空间透着一层隐约的神秘,飘飘把林墨送回了西厢房。

“你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,等你以后慢慢适应了仙界的生活,咱们再换大一点的房子居住。”

飘飘望着他说。“咱们”二字,分明是在暗示,她想和他在一起。林墨听出了其中的含义,但他不能答应,因为她对飘飘完全是另一种感觉,一种仅限于朋友的感觉。

“飘飘,谢谢你。但我此刻心绪很乱,不想考虑太遥远的事情。”

林墨在婉拒她。

“我知道,我会等待,不管那个‘遥远’有多远。”

飘飘笑了一下,坚定地说。

面对飘飘的执著,林墨不知如何应付了,只能保持沉默。

林墨睡下了,飘飘恋恋不舍的走出他的房间。

“你要到哪里去?”

一个声音突然传来,飘飘蓦然抬头。母亲站在门口,眼睛正怒视着她。

“母亲,请您息怒。原谅女儿没有与您商量,就把一个凡人留在这里。”

飘飘向母亲认错,但母亲却没有原谅她的意思,反而怒火更大了。

“恐怕不只是容留他住宿吧?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念想?”

母亲问。

“不不不,没有、没有。”

飘飘连连摇头否认。

“既然没有,那明天一早就送他回去吧,他不属于这里,应该去他该去的地方。”

母亲瞪了一眼飘飘,冷冷的说。

“我……只是……想……”

飘飘吞吞吐吐,她最舍不得的就是送别林墨。修炼多年的她拥有了美丽的容颜,也拥有了一颗少女的心。对爱情的憧憬,和人间的女孩儿是一样的。

“你想说什么?想说你爱他,你不让他离开对吗?”

母亲脸色更加阴沉了,怒火越来越大。

飘飘低下头不敢说话,她暗暗埋怨两个姐姐出卖了自己。

“不想毁了你千年的修行,就赶快送他走。”

“我愿放弃,放弃千年的修行做个凡人。”

“哈哈……,你做不了凡人。没有了法力,你只能是一棵小小的树苗,连人形都没有了。试想:你们如何匹配?情和爱是属于人类的游戏,仙凡不同,这种游戏玩儿不得。”

母亲一阵冷笑,搬出了自己的“仙家理论”。

“可是、可是……”

飘飘还想辩解,喜鹊过来打断了她的话。

“明天一定要送他回去,我陪你,把他送到很远的地方,永不往来。”

喜鹊对飘飘挤了挤眼睛,示意她不要做无谓的辩解,一切等明天再说。

飘飘不说话了,冲母亲点点头表示同意。

母亲叹了口气,转身走了。

一夜无眠,天刚刚微亮,飘飘就找来喜鹊和百灵商议离开仙界的事。

她们叫醒了林墨,谎称带他去找师父。林墨欣然同意,心里幻想着飘飘的那个“师父”,可以让盈儿起死复生,他迫不及待的离开这里。

飘飘跟随喜鹊和百灵带着林墨飞行,许久,他们终于到了那个美丽的、自由的人间。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年代,林墨无意间也穿越了千年的时空。

“哇!好美呀!这里的空气都充满了自由。可以自由呼吸、自由生活、自由的去爱了。”

飘飘欢呼着,乐得合不拢嘴。

“是啊,小姐。你可以自由的去追求,大胆去爱他了。”

喜鹊说。路人在用奇怪的眼神看她们,飘飘警觉地回避。把喜鹊和百灵拉到一边,小声嘱咐。

“嘘──以后要叫我姐姐,咱们要姐妹相称。对于这里,你们比我了解,以后多多讲给我听,让我尽快熟悉这里。”

“是,姐姐。”

喜鹊和百灵异口同声地回答。

林墨傻傻的怔住了,眼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。他从未见过,站在车如群蚁,行人匆匆的街头,他不知如何迈步了。

“走吧,姐夫。这就是我说过的人类世界,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姐夫了,呵呵……”

喜鹊呵呵的笑着,伸手去拉林墨的衣角。林墨没有躲闪,依然傻傻愣愣的呆望着眼前的一切。

“林墨,走吧,去找个地方安顿下来。”

飘飘学着街上情侣的样子,挽住林墨的胳膊,林墨机械的随她们往前走。

“喜鹊,哪里有房子可以住下来呀?”

飘飘问。

“房子?宾馆有啊,或者我们去租一间房子也可以。”

喜鹊说。

“宾馆?是什么地方?”

“当然是可以住的地方了,不过我们没有钱呀!”

喜鹊叹了口气。

“那怎么办?用法术来解决吧!”

飘飘自问自答。

“不可,不能这样做。不能用法术欺骗无辜的人,钱的问题我来解决。”

一直不语的林墨突然醒过神来,他看出了眼前的一切,虽然陌生,但一切都是真实的。街上行走的都是和自己一样的人,有别于身边这几位仙界女子。她们若用法术变出钱来维持生活所需,对于这里的人是一种欺骗。

“你?你有钱吗?”

飘飘有些疑惑的问。

“你可以把这些换成这里的通用货币,再去租房和购买生活所需。”

林墨解下了肩上背着的小小行囊,拿出一些银两来。他是饱读诗书的人,知道不同的国度用的货币就不同,需要按比兑换才能使用的。

飘飘再次深情的望着他,眼前这个男人的善良深深感动了她。

“林墨,你真好。”

飘飘由衷的说出几个字。

“好了,你们就别腻歪了,快给姐夫换件衣服吧,不然会被别人看成怪物的。”

百灵提醒说。

“好的,百灵。你有见识,还是你来施法术吧。”

飘飘说。

百灵轻挥衣袖,冲林墨吹了口气,瞬间,林墨的长袍大衫变成了一身时尚的现代服饰,长长的古代男士发型也瞬间变短,一个标准的现代美男、超帅,出现在眼前。

林墨惊呆了,虽然不太习惯这身装束,但为了入乡随俗也只好学着去习惯它。

飘飘和喜鹊、百灵也照着街上女孩儿的样子给自己变了一身装扮。

那天,他们去宾馆登记住宿,因为没有身份证被拒绝。无奈,林墨决定去租民房居住。找了好久,问了许多人,终于有人肯租房给他们了。那房主一见到林墨手里闪闪发亮的银子,愣住了。先是不敢收,怕有假,后来又提出去鉴定一下。许久,房主终于回来了。贪婪的笑容布满了虚伪的脸庞,他同意把整个院子租给林墨他们。并承诺,这一个银元宝是一年的房租。林墨与飘飘她们高兴地不知如何是好,连连对房主表示感谢,他们怎会知道,那些银子足够买下好几座这样的宅子了。

房主得了笔横财,满意的走了。

飘飘收拾好院子,分别安排好几个人各自的房间,安安稳稳的住了下来。林墨催促着飘飘去找她的“师父”,飘飘总是想尽理由推诿。喜鹊和百灵也帮着飘飘编造“师父不在这里”的谎言,让林墨继续等待。

“不管过去几年或者十几年,只要我师父回来,你的盈儿就可以复活,耐心等待吧。”

飘飘总是这句话,久而久之林墨也不再多问了,决定耐心的等待。但生活总不能一直靠法术变来变去呀,除了这个院子他们的衣食都是变化而成的。林墨不习惯这样活在虚幻里,他决定像现代人一样去找份工作。博才多学的他,很快就学会了现代的许多知识,渐渐融入了现代社会。不久,他去应聘了一家公司,幸运的被聘用。有了工作的林墨,每月把工资交给飘飘,飘飘打理着家里的事物。两人除了没有同床共枕,生活里俨然就像是一对情侣了。

飘飘很享受这样的生活,她几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。她梦想着和林墨像现代人一样结婚生子,然后甜甜蜜蜜的过一辈子。

谁知,一次去超市闲逛,却意外遇到了钱盈儿。她的谎言败露,一切梦想即将破灭。

济南市长清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璧山区丁家医院预约挂号
榆林牛皮癣医院
天津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
南京治疗白癜风费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