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超

五行天 一百零三章 九音堂 【第二更】

2019-12-03 00:41:3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五行天 一百零三章 九音堂 【第二更】

艾辉心态平和,所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早就被他扔到脑后。什么傍晚,什么一亿五,他都早就不在意。反正那个白眼狼和自己没什么关系,艾辉对于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是相当吝啬,他只会在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。

白眼狼和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有关系吗?显然没有。

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只有楼兰,胖子,老师师娘和明秀师姐。其他人,关自己的屁事!

至于一亿五?呵呵,让它随风去吧。

在蛮荒成长的艾辉,见到的都是对金钱对资源最赤裸的争夺,是锱铢必较,为了几百块发生争执可能会引起火拼而丧命。

一个公子哥跑来说给你一亿,呵呵,人家可以天真,他却天真不了。

他出手相救,只是为了楼兰。

艾辉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,也知道楼兰是什么样的沙偶,他变不成楼兰那样,他也同样不希望楼兰变得像自己这样。

他这样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人,身体早就被黑夜渗透,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注定无法摆脱杀戮和战斗的阴影。

只有胜利,只有强大,他才能感觉到安全。

楼兰不一样,他对这个世界的热情,楼兰就像阳光。

艾辉喜欢阳光,喜欢这样的楼兰,楼兰高兴就好。

至于白眼狼,唔,不要让自己在战场遇到就行。

所以艾辉可以很平和,是真正的平和。在艾辉的世界里,端木黄昏只不过是个无关痛痒的路人甲而已。

端木黄昏一点都不平和。

让他怎么平和?

他觉得自己抱着满满的诚意,天才低下高贵骄傲的头颅,得到的是什么?憋屈!大憋屈!还有什么?噩梦!噩梦的第二次上演,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,可怕到他都不知道是怎么离开兵锋道场。

直到第二天,端木黄昏才回过神来。

回过神来的端木黄昏,觉得更憋屈!

自己竟然在兵锋道场巷子口昏迷!自己竟然又被艾辉救治!他到现在还忘不了,那个混蛋说一亿的时候,满满的嘲讽,是的,毫不遮掩的嘲讽。

端木黄昏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看到有人对他露出这样的嘲讽。

从来没有过!

就像从来没有人认为他是个空口白牙的家伙,在他周围,无论是大人眼中,还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,他端木黄昏永远是一言九鼎,是一口唾沫一个钉子的铁血真汉子!

钱,算什么?

他端木黄昏从来就没有把钱放在眼里!

在他的世界里,钱只是数字而已。自己的承诺竟然被无视,竟然被视作连五千万都不值,更让他憋屈的是,对方觉得他连一亿都支付不了。

好吧,当时自己确实支付不了!

混蛋

端木黄昏死死攥紧拳头,捏得指节发白,哪怕现在想起来,他的双目都直欲喷火。

他深呼吸,缓缓松开拳头,虽然眼中依然满是愤怒,但是他已经能够克制。

因为他已经做出决定。

反击!

他要反击!

他要告诉那个混蛋,哪怕他当时没有钱,但是只要他想赚钱,是多么轻而易举。他要让那个混蛋明白,天才和废物之间的区别有多大!他要让那个混蛋明白,自己的承诺是多么的价值连城,拿了一亿,不对,一亿五,你就到一边角落里去后悔吧!

端木黄昏冷静下来,很快他就有了一点眉目。

巫启荣今天终于迎来自己的生日,在五行天,这个年龄已经不小。巫家也是不大不小的家族,传承超过六百年,虽然和那些开创五行天的老牌豪门还是无法相提并论,但是依然有着自己的产业和势力范围。

六百年的苦心经营,巫家也是欣欣向荣。

巫启荣是巫家嫡子,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得出来,他的父辈对他寄予厚望。但是巫启荣从小就是淘气顽皮,到了更大一点,更是呼朋唤友,结交广阔。巫启荣也是个聪明人,他知道比实干,自己和父辈差得太远,而且也吃不得苦。

他便把主意打在交朋友上,他出手大方,虽然纨绔,但是性格圆滑,从来不得罪人,也让他在一群纨绔子弟中颇有声名。

哪怕是在感应场,他依然呼朋唤友,花费不菲,专门给自己的生日准备一场盛大的宴会。

从宴会地点就能看得出来大手笔,整个感应场最高档之地,九音堂。

九音堂,是一代乐理大师笛心远归隐感应场之后所建,感应场高层当时得知笛心远大师有意归隐感应场,立即大手一挥,划出一座风景秀丽之地,赠与大师。

大师初临,便欣喜莫名,决意在此归隐,建九音堂。大师当年曾游历天下,走过五行天,踏遍旧土。他选取自己最喜爱的九种风格,建造了九座截然不同的庭院,命名为九音堂。

九音堂一建成,便成为感应场最高档的场所。

九音堂除了令人大开眼界的建筑风格,另一个值得称道之处,便是所有的乐师皆是大师亲自调教,所有乐曲,都是大师亲自谱写。不同的时间前往,乐曲都不相同。

九音堂从建成的那一天开始,便是世家子弟们最喜欢之地。

但是预定非常难,不仅价格不菲,而且还对预订者的身份有着严格的要求。巫启荣花了大价钱,才从别人手上高价买下来。

但是他不得不承认,太值了!

里面的布置,还有精美绝伦的元食,直沁人心扉的丝竹之音,都让人迷醉。尤其看到自己的小伙伴们,个个目瞪口呆,大开眼界的模样,他就觉得这钱花得太值了!

就在巫启荣志得意满的时候,冷不丁门口响起一个冰冷声音:“小巫,过生日都没知会我一声?罚酒,就三杯吧。”

一个气质冰冷高瘦的身影出现在门口。

闹哄哄的酒桌一下子安静下来。。

巫启荣身边一位公子哥大怒:“哪里蹦出来的货色,跑到这里来撒野……”

啪!

一个响亮的耳光!

公子哥捂着脸颊,还没反应过来,他呆呆地看着打自己耳光的巫启荣,满脸愕然。

刚刚还满脸傲然的巫启荣,腰一下子塌下去,二话不说,拿起桌上的酒杯,连倒三杯,一口气喝完。

酒杯都没放下,一路小跑,跑到来者面前,哈着腰谄媚道:“哥,您来之前也不说一声!您没发话,小巫可不敢惊扰您。您贵人事忙,可不像我们这些游手好闲的家伙,整天闲逛荡,吃喝玩乐的。”

满室皆惊,鸦雀无声。

广元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
铜陵市立医院
北京儿童癫痫病医院
六盘水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
镇江癫痫病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