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仙凰大圣?”李剑意若有所思这位雪州妖族新晋崛起的绝世强者,为会突然下令"> 刀剑神皇 0538、再见李兰_衡水体育吧-衡水体育网
游泳

刀剑神皇 0538、再见李兰

2019-12-02 14:55:5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刀剑神皇 0538、再见李兰

divlign="ener">

“仙凰大圣?”李剑意若有所思这位雪州妖族新晋崛起的绝世强者,为会突然下令妖族撤军?而且青蛟王、九头虎王等人,居然丝毫都不敢违抗她的命令?难道这尊大妖,已经统一了雪州妖族不成?”

“当日镜湖之畔,【夔牛妖王】等妖族,曾经和各大门派天才少年有过一战,记得【夔牛妖王】曾言道,丁浩对那【仙凰大圣】有过救命之恩,【仙凰宫】圣子之位,一直为丁浩留着……”唐佛泪若有所思地道只怕今日【仙凰大圣】下令撤军,有丁浩的原因在内啊!”

“这些日,我们一直被围困在问剑山上,消息不通,不外界发生了事情,看来雪州只怕已经有巨变发生,情势绝对不是半个月之前了。”水剑峰峰主罗兰叹息道难道是【玄霜神宫】出现了变故不成?否则这些妖族,怎敢如此大胆,居然敢大肆进军,攻陷镜湖!”

一个个疑问,得不到答案。

不过说到镜湖,众人的眉头又皱了起来。

问剑山庄的惨变,让他们心中燃烧着怒火。

黄世雄等人的死讯,让每个人心头都像是压了一座石山一般沉甸甸的。

“妖族已退,方潇安等人短之内,也不敢再来攻山,这是我们难得的喘息之机,其他事情从常再议,让门中弟子修整一番,准备再战吧。”弃青衫目光在远方扫视一圈,静静地道。

……

远处。

“妖族居然撤军了?”遥遥观战的方潇安等人,大感莫名其妙。

“那道红色羽毛,当真恐怖!”韩养剑脸上惊骇之色未退,摇头道莫非也是来自于雪州之外的大妖?那种气息,就算是在我宗掌门身上,似乎也未曾见到过,怎会有这样的大妖存在?”

他扭头看了看方潇安,皱眉道你可曾听说过这个【仙凰大圣】的来历?”

方潇安低头道这尊大妖,大概一年之前,突然毫无征兆地出现在雪州,没有人她从何而来,初时并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,不够后来她组建了【仙凰宫】,短短之内,就收服了【夔牛妖王】等十大妖王,势力暴涨,半年之前,在镜湖宗门论品大会之中,她曾远隔千万里一击格杀了当时的【玄霜神宫】巡察使卓非凡,事后也不为何,【玄霜神宫】居然并未派出强者对付此妖,最近半月,各地不断有消息传出,说【仙凰大圣】要统一雪州妖族,原本以为是无稽之谈,如今看来,她似乎真的做到了。”

“?这么说来,这仙凰大圣,并非是来自于雪州之外?”韩养剑失声惊呼。

【裂天剑宗】的其他三位剑修,也为之变色。

统一雪州妖族,在他们看来,并不算是。

他们剑州就有许多妖族顶级强者,实力强横,达到了妖皇妖帝境界,只要他们愿意,降临这个偏僻小州,一念之间就能做到这一点,但是远隔千里击杀【玄霜神宫】巡察使,事后【玄霜神宫】居然并未追杀,容这尊大妖活了这么长,这可就真的有点儿匪夷所思了!

难道连【玄霜神宫】,都不能奈何这尊大妖?

这到底是了?

一个小小的雪州,贫瘠可怜的蛮乡,先是冒出来一个实力恐怖的弃青衫,接着又是更加恐怖的【仙凰大圣】,这也实在是太诡异了,四位【裂天剑宗】的剑修,顿时觉得有点儿夜郎自大了,之前想着从妖族手中夺回问剑山脉,现在看来,有点儿可笑。

只要这位【仙凰大圣】在,就算是【裂天剑宗】的宗主亲至,只怕也不一定能够拿下!

“你可,为【仙凰大圣】下令妖族撤走?”韩养剑若有所思的问道。

“这个……”方潇安眉头皱起,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,【仙凰大圣】一直非常神秘,很少现身,她的目的是,我无法度侧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突然想起了,又道对了,【仙凰大圣】座下十大妖王之一的【夔牛妖王】,曾言道,问剑宗弟子丁浩,对这位大妖有过解困之恩,不是不是因为这个?”

“解困之恩?”韩养剑皱皱眉丁浩?那又是谁?”

方潇安缓缓地道丁浩是问剑宗一名弟子,入宗不到三年,一跃进入先天武宗之境,修炼速度极快,有些邪门,是问剑宗重点培养的天才之一,此次【百圣战场】开启,被送入了战场之中,所以此时,并不在山上!”

“天才?区区偏远蛮荒的小小雪州,有狗屁天才?”一位剑修不屑地冷笑道可惜我宁虎啸师侄,也进入了【百圣战场】,否则等他前来,让你们,才是真正的绝世天才!”

“不,既然那丁浩只是一个小小弟子,不足挂齿

,能不能从【百圣战场】之中活着出来,都不一定呢。”另一位剑修话锋一转,道韩师兄,接下来我们办?是退是攻?”

韩养剑思忖片刻,道今夜暂且修整一夜,等到万剑杀师叔到来,一举攻破问剑宗,玄晶矿石就是我们的了。”

“可是那【仙凰大圣】……”方潇安有些忧虑。

“无妨,我们攻打问剑宗这么长,也未见她出手阻止,只怕这位妖尊,并未有心要帮问剑宗,她似乎无意这里的玄晶矿石,你们尽管放心好了。”韩养剑把握十足地道何况我【裂天剑宗】那还是剑州超级宗门,门中高手如云,若是这妖尊真的敢插手,我们也未必怕了他们!”

方潇安见他们如此说,也只能听从了。

至于受了重伤的陨星圣主及其他各大门派的强者,也没有的份。

他们都是昔日雪州一言九鼎、跺跺脚都会引起雪州武道领域地震的狠人,可惜在这四位外来剑修的面前,却连随从都不如,尽管心中怨恨,却也无可奈何,只能慨叹一声,雪州九大门派的时代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!

……

……

“李兰师兄?”

丁浩看着眼前这个清瘦的柳叶眉少年,不由得狂喜出声。

银色指环发光,在他的指引之下,丁浩终于在人堆里,找到了另一枚银色指环的主人,正是李兰。

李兰脸上带着轻微的笑意,静静地看着丁浩,看得出来,对于这次重逢,这位一直以来做任何事都是胸有成竹的少年,也有些激动,不过他习惯了内敛,并不善于激烈的表达,一丝微笑,已经将内心的喜悦全部都反映了出来。

丁浩却不顾这么多,张开怀抱,狠狠地给了李兰一个熊抱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李兰忍不住咳嗽了起来。

他不习惯如此热情的见面方式,第一就要推开丁浩,可是丁浩双臂传来的力量,实在是太打了,根本不容他抽身,感觉到丁浩满腔的热情,李兰也只能摇头无奈地笑笑。

“对了,李兰师兄,你是到这里的?”丁浩惊喜地问道。

李兰的实力,绝对不可能一个人通过之前那些古路,来到这里,丁浩有些好奇,难道是有强者暗中帮他?

“我的运气比较好,遇到了几个贵人。”李兰淡淡地笑着,指了指身边几个看起来神色落魄、精神疲惫的武者。

丁浩看了看几人,都是六七窍武王境界,看衣着装饰,应该是来自于同一个门派,这几人身上伤势不轻,不过神情彪悍,精神矍铄,气度不凡,令人不可小觑。

“多谢各位了,你们是我丁浩的恩人。”丁浩鞠躬。

“呃……丁大人,不敢当,我们不李兄原来是丁大人您的师兄……”几个人有点儿手足无措,连忙鞠躬还礼。

面对丁浩这样的至强者,即便他们一个个都桀骜不驯,却也不甘丝毫怠慢。

何况他们一路帮助李兰,来到这里,实际上也算是相互扶持,李兰实力低了一点儿,但是智谋心机出色,有好几次,要不是李兰,他们只怕也已经陨落了,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李兰,居然有丁浩这样的大靠山。

“恩?小兰,你身上有伤?”见面兴奋之余,丁浩敏锐地察觉到,李兰的体内居然有一些暗伤,虽然不够致命,但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,很有可能留下后遗症,为以后的武道之路,留下隐患。

李兰额头一连串黑线。

如果是别人叫小兰的话,只怕早就被个撕碎了吧。

但是越到丁浩这个家伙……真是拿他没有办法。

“一点儿小伤而已,不妨事。”李兰稍稍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谁说是一点点小伤啊,暗伤淤积,经脉滞涩……”丁浩不顾李兰的反对,一把手搭在李兰的手腕上,略一观察,就对一切都了然于胸,不过旋即又有点儿惊讶咦?小兰你实力变强了,都到了一窍大宗师境界,体内蕴含着一股蓬勃生机,草木之气旺盛,莫非是服用了绝世宝药?”

李兰继续一额头黑线,收回手,道的确是有点儿奇遇。”

他在心里骂着,丁浩你这个该死的家伙,不要再叫我小兰了,这么多人,拉拉扯扯成样子,要男男授受不亲,你这个混蛋难道不,你现在一举一动都被无数人看着,我可不想被别人当成是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的变态啊。

但是丁浩哪里管那么多。

反而一把搭在了李兰的肩膀上,勾肩搭背嘿嘿笑着道小兰,你的伤势真的不轻,这样吧,一会儿到我帐篷中来,我帮你治疗一下,顺便帮你把那体内的草药之力炼化了,到时候你的实力,一定可以更上一层楼。”

李兰嘴角抽搐,不。

该死的混蛋。

不就是疗伤嘛,干嘛说的这么暧昧,你是故意的吧?无小说不少字

周围所有人,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李兰。

很多人都极为惊讶,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,实力在目前整个人族阵营之中几乎点滴的家伙,来头居然这么大,和【刀狂剑痴】丁浩的关系如此亲密。

以前一些为难过李兰的人,心里都一阵突突。

这些天各种传说听下来,谁不丁浩是一个极为护短的家伙,要是李兰向丁浩诉苦的话,那他们这些人可就有麻烦了。

好在李兰都没有说。

甚至都没有看那些曾经刁难过的人。

他只是很认真地向丁浩介绍了那几个同伴。

这几人是来自于北域剑州【流火剑宗】的年轻天才,为首一人叫做西门云飞,三十四岁,实力在七窍武王境界,是【流火剑宗】的大师兄,另外两人也都是武王境界的强者,略微年轻一些,二十岁左右,还有一位叫做西门飞飞的女孩子,却是西门云飞的嫡亲妹子,容貌秀丽,英气勃勃。

“多谢诸位了。”丁浩再次道谢,并且允诺,几人若是有需要,一定会全力以赴帮助。

“哈哈,想不到李兰,居然是丁你的师兄,宋某这些日子,倒是怠慢了。”

另一边,大胖子宋缺也有点儿意外,笑着向李兰赔罪,道还请李请勿见怪,你真的应该早点儿说清楚这层关系嘛。”

李兰面色平静地道宋兄严重了,这些日子,若不是宋兄和白兄两人一力支撑,我人族阵营只怕早就被妖族给吞并了。”

实际上李兰心里很清楚,宋缺对这么客气,绝对就是因为丁浩的缘故。

若是没有这层关系,这位高高在上的青云宗天才,才不会将这个大宗师境界的【弱者】放在眼里,不过他是何等心高气傲的人,又会主动表明和丁浩之间的关系,去扯虎皮为争取利益。

一番说笑,人族阵营里逐渐平静下来。

宋缺命人专门为丁浩准备了一顶大帐,人族阵营的主要高手,都汇集一堂。

“他奶奶的,难道真的没有人这第十块地图的下落……”大帐之中,宋缺骂骂咧咧地有点儿着急。

两族众多的年轻天才一路披荆斩棘来到这里,损失惨重,至少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人,永远地倒在了西游古路之上,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如果因为一块地图的缺失,最终不能找到神秘遗址,那可就真的太悲剧了。

当初的祭坛会盟,就有一块地图缺失。

但是当初各大至强者认为,可能是有人暗中握有地图,不想显露,等到了古路之前,一定会出现,可是现在两族天才们在这个尸山血海的世界之中等了这么长的,还不见有人带着地图来,可真的有点儿坐不住了。

再有不到一个半月的,【百圣战场】就要关闭了。

如果在这之前不能找到神秘遗址,那可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。

丁浩微微一笑,道这块地图的下落,我确实一点。”

话音落下,宋缺顿时眼前一亮,白泉水也看向丁浩

是由】.

云南得妇科病怎么治疗
襄阳治疗癫痫病方法
四维彩超检查艾玛妇产
口腔科北京京都儿童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