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甲

黑黑与灰灰

2019-09-14 08:18:4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王老太是个孤独的老人,儿子们成家立业后,都独自过自己的小日子去了,留下她一人坚守着祖传的老宅子,每天陪伴她的只有那只孙子给她买来的小哈巴狗灰灰。
灰灰是只乖巧懂事的狗,它懂得如何讨主人的欢心,它会在王老太高兴时,摇着尾巴在她身边跳来跳去,在王老太疲劳时,它就一声不响的趴在她的身边陪伴着她。灰灰在王老太心中的地位是不能小瞧的。
如果没有黑黑的出现,灰灰的日子也许就会一直这样过下去。
黑黑并不黑,它本是只普通的大黄狗,名字就叫大黄,由于不懂讨好主人的要领,再加上主人家里安装了全套的防盗系统,再也不需要它原来的“汪汪”声了。于是乎,它就变成了一只流浪狗。
当黑黑流浪到王老太家门口的时候,已经看不到它原有的那身黄毛,它已经不是往日的大黄,而是彻彻底底的黑黑了。
灰灰对着讨饭的黑黑一阵狂吠,虽然它明知道自己的身材不如黑黑高大,如果动真格的,肯定不是黑黑的对手,可这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岂能让这个讨饭的吓唬住,它壮着胆子,两眼瞪得溜圆,不住的“汪,汪,汪”的叫着,警告黑黑,赶快离开。
“灰灰,不要叫了。”王老太被灰灰的叫声吵得心烦,走到门口,灰灰和黑黑正在相互对视。灰灰见了主人,更添了一层英雄气概,摇着头又使劲的汪汪了两声。黑黑真是一点眼力见也没有,看见灰灰的主人出来,不想着赶紧逃命,还那么傻傻的站着。
王老太看见浑身黑乎乎的黑黑,顿时起了怜悯之心,随口给它取了一个名字招呼道:“黑黑,来来来,进来。”黑黑被这突入而来的举动惊呆了,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,自从流浪一来,遭遇的都是打骂之声,还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亲热的声音。灰灰好像明白了主人的意思,它岂能容忍一个讨饭的和自己共同居住在一个屋檐下,忙对着黑黑汪汪两声,告诉它:“赶快离开,不要进来。”王老太喝令灰灰:“别叫了。”随手招呼黑黑:“进来,进来。”
王老太给黑黑洗了澡,黑黑不再黑了,可王老太还是叫它黑黑,好像是在提醒黑黑,不要忘记自己的出身。
黑黑的到来,令灰灰十分不快,它感觉到黑黑要抢了它的风头。
晚饭是灰灰陪着黑黑吃的,王老太对灰灰的吃喝从不吝啬,一日三餐,总少不了一盆热腾腾的狗食,今天由于黑黑的到来,今又额外增加了两个馒头,做好这一切后,王老太就早早的上床睡觉去了。
山中无老虎,猴子成大王,灰灰俨然成了黑黑的领导,它首先吃光了盆里热腾腾的狗食,剩下的两个馒头实在是肚子装不下了,就告诉黑黑:“看我心眼多好,馒头全都归你了。”黑黑十二分的感谢灰灰。这两年的流浪生涯,它看多了别人的白眼,今天能有东西吃,有地方住,有善良的主人收留,有朋友灰灰的陪伴,它感到满足极了。
黑黑没有把两个馒头全部吃掉,而是把剩下的一个在院中刨了一个坑,埋了起来,留作今后的储备。灰灰看到黑黑的举动后,从鼻孔里发出“哼”的一声,心想:“土老帽,大笨蛋,傻不傻呀。”
灰灰想的并非没有道理。从此,黑黑再也不用为一日三餐而烦恼了,每顿饭都吃的饱饱的,埋在院中的储备粮当然就用不着动了。
“卖鸡仔了。”大门外的叫卖声引来了王老太,多少年没养过这东西了,王老太一高兴买了四只可爱的小绒绒球。
这天,王老太躺在房檐下闭目养神,耳听小鸡仔“叽叽喳喳”的叫声,好像是在欣赏着美妙的乐曲。不经意的微微一睁眼,看到了有趣的一幕,灰灰守在装着鸡仔的纸箱子旁,不断的把跳出纸箱子的小鸡仔用嘴叼住,然后再轻轻的放回到纸箱子里面,小鸡仔不断的往外跳,灰灰就不断的往回叼,总之不让小鸡仔跳出纸箱子的外面而发生危险。而这一切,黑黑好像没看见,它好像并不赞成灰灰的举动。王老太不禁叹了口气:“哎,还是不一样啊。”
天刚一擦黑,一只贪婪的野猫,就顺着小鸡仔美妙的叫声,寻到了这里。看着胖乎乎的小鸡仔,野猫用前爪擦擦忍不住流下的口水,告诫自己一定要等到天完全黑下来,那两个家伙,尤其是那个叫做灰灰的家伙,都睡着了,再伺机动手。
好不容易等到天黑,野猫试探性的放轻脚步来到灰灰面前。灰灰只是睁开眼睛看了它一眼,轻轻“汪”了一声,告诉野猫:“主人都躺下了,我也累了一天,该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”它伸了伸懒腰,翻个身,继续睡觉,好像面前的野猫根本就不存在。这一切,黑黑都看在眼里,它并没有声张,而是假装闭眼睡觉,它要看看野猫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野猫轻轻的把爪子伸进了放鸡仔的箱子。“原来它要吃小鸡。”黑黑“汪汪”连叫数声,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野猫没想到这只曾经的流浪狗这么爱多管闲事,吓得拔腿就跑。黑黑岂能放过它,在后紧追。叫声,追逐声惊醒了王老太:“难道家中来贼啦。”赶紧起身出门,来到院中,哪里还有野猫的影子,只有黑黑对着墙头不停的“汪汪”。
“连个贼毛都没有,瞎汪汪什么。”王老太狠狠的踢了黑黑两脚。
躺着睡觉的灰灰暗喜:“活该,让你狗拿野猫,多管闲事。”
清晨起床,王老太还在对昨晚之事心中不快:“该死的黑黑,真没良心,害的我一晚没睡好。”作为对黑黑的惩罚,早饭,午饭都没它的份。灰灰吃着热腾腾的狗食,得意洋洋的看着黑黑,心里说:“怎么样呀,哥们,学着点吧。”
两顿没吃东西,黑黑想到了它的储备粮。可是一时之间它忘记了埋藏储备粮的具 置。没办法,找吧。扒开这里,不是,扒开那里,也不是,不大工夫,院子里出现了好几个大坑,松软的黄土堆的满院到处都是。可找到了,高兴之后,黑黑差点流下眼泪,馒头长满了黑毛,发出刺鼻的难闻气味,“这还能吃吗”黑黑眼巴巴的望着早已变质的馒头,思考着这个深奥的问题,还没等它想明白到底能不能吃,王老太的一只脚早踢到了它的身上:“该死的,看你把院子弄的。”不容分说,打开院门,把它赶了出去。
黑黑又一次变成了流浪狗。灰灰笑了,摇着尾巴在主人跟前跳起了舞蹈,像是在说:“主人英明,主人英明。”王老太也笑了,抱起灰灰说道:“还是我的灰灰懂事。”
一个月后,王老太买菜回来。灰灰摇着尾巴跑在前面,给主人带路,就在转弯的时候,对面一辆小汽车迎面开来,灰灰傻了,王老太也傻了。到底还是灰灰比上了年纪的王老太反应灵敏,它急忙一闪身,躲在了马路边,闭上眼睛“汪”了一声,意思是说:“主人,对不起了,我要先保我自己的这条狗命。”
王老太两眼一闭,“啊”的一声,闭上了眼睛。就着这生死攸关的节骨眼上,黑黑从天而降,犹如闪电般冲到王老太跟前,一嘴咬住她的裤腿,有尽全力,把她拖到了马路边上。好半天,王老太才睁开眼睛,心想:“莫非我已经死了。”
“汪汪”脱离险境的灰灰不住的对着王老太叫,它在告诉王老太:“主人,谢天谢地,你总算醒了,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?”
“汪汪”黑黑也叫出了声,它本来不打算叫的,只怪刚才自己腿脚不够迅速,让汽车轮子压住了脚,实在疼痛难忍。
王老太终于缓过神来了。趴在她面前的黑黑,又重新变成了最初自己见到它时的那一身黑毛,脚上还不住的流淌着鲜血。王老太现在的心情真是:酸,甜,苦,辣,咸五味俱全,难过的流下了眼泪。
三天后,黑黑从宠物医院出院了。回到家时,正赶上有人把灰灰往一个铁笼子里装,原来,王老太已经决定把它卖掉了。
载着灰灰的汽车渐渐的远去了,有人看到,灰灰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。
现在,人们散步时,经常看到这样的情景,一只黄毛大狗一瘸一拐的走在前面,后面跟着一位老太太,那位老太太时不时的叫上一句:“黑黑,小心点,慢些跑。”
不认识王老太的人就问:“这狗不黑呀,名字怎么叫黑黑。”王老太只是笑笑,摸摸她的黑黑,并不回答。


共 01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叙事了恢恢和黑黑两只狗的命运,平时被宠着惯着的恢恢关键时刻丢弃主人于不顾,自逃活命,最终被主人卖掉。受到点滴之恩的黑黑关键时刻知恩图报,不顾自己的安危英雄救主,感动了主人,成了主人的心头肉。好人自有好报在此得以彰显!【编辑:李荣】
1 楼 文友: 2011-04-04 17:02: 8 问好作者! 喜欢文学、音乐
2 楼 文友: 2011-04-04 18:58:02 人不可貌相,狗也如是。小说中灰灰和黑黑两条狗的形象,也分别都是生活中某些人的缩影——灰灰:狗仗人势,狗眼看人的狗腿子;黑黑: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的老好人。一部很有教育意义的小说。欣赏! 联系QQ:1071086492
 楼 文友: 2011-04-05 17: :02 该说什么呢?很多人都被爱表现虚情假意给蒙蔽,真正对自己好的却很容易被误会,这何止是狗的悲哀,更是人的悲哀,世上哪有那么多的试金石,刚好能试出好人的心呢?渐渐在误会中也变得虚假起来,这样说来,狗比我们幸运多了,它没有人那样善于改变。 力求心灵饱满,三寸醉眼、满屋书臭。回首半生历程,一腔热血、两袖清风。新生儿尿黄
吃什么东西能快速止泻
分享到: